“我们可以打篮球比赛啦!”“太好了!我们有专业篮球老师啦。”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布楞沟小学的孩子们,一见到“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季”(简称“篮球季”)支教志愿者,个个兴奋得手舞足蹈,欢呼起来。这样的场景,在2022年“篮球季”春季支教的多所项目校上演。

“篮球季”的故事要从2008年讲起,汶川地震后,姚明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携手创办“姚基金”,为地震灾区援建希望学校。随着“硬件”的逐渐完善,这些学校对“软件”的需求逐渐显现。2011年,姚基金决定把业务重心转向支持乡村学校体育教育。次年夏天,首届“篮球季”正式启动,包括姚基金援建的希望小学在内的46所学校,以篮球为载体,通过志愿者支教、集训及联赛等方式,让更多乡村地区孩子因体育而成长,因运动而快乐。

自启动以来,“篮球季”深受各地的欢迎与好评,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部门、教育公益组织和乡村学校,呼唤“篮球季”能够落户本地区,让更多的学校参与,让更多的孩子受益。截至2021年底,“篮球季”已连续举办十届,与全国39所高等院校合作,覆盖全国29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2407所学校,近271万人次的乡村地区青少年从中获益。目前,“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季”已经成为新时代希望工程“素质提升计划”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支教志愿者无疑是“篮球季”最重要的参与群体,他们由来自全国各地体育教育专业的在校大学生组成。姚明认为,这些体育专业在校大学生,专业学习如何把体育知识、技能教授给青少年,而乡村学校,恰巧缺少的就是像他们这样学体育、懂体育,满腔热情的优秀青年。为了亲身体验支教志愿者的感受,2015年3月,他到四川广安白市二校进行了为期两周的支教。在两周时间里,他深深体会到做好乡村教育的不易,也让他对体育的教育价值有了更深刻理解。

如今,姚基金的支教志愿者,已从最初的一年47名,发展到今年即将突破1500名。截至2022年6月底,累计4170人次大学生志愿者前往乡村学校支教。很多大学生连续两年报名支教,有一位广西的志愿者甚至四年中三次报名参加支教,这种“上瘾”行为的背后,是年轻人对体育价值的认可,对服务社会、奉献他人的志愿精神的追逐。420平方米的篮球场,成为这群有志青年以体育人、教学相长的广阔舞台。他们为乡村孩子们点亮希望的同时,也为自己的青春增添了浓墨重彩的篇章。

今年7月23日,姚明在世界青年发展论坛“包容和公平的优质教育”主题论坛上发言呼吁:“体育既是教育最重要的内容组成,也是教育最重要的手段之一。”“当代青年,正走在时代的最前沿,是建设更加包容、美好人类社会的生力军,我们诚挚地期待你们都能认可体育重要价值,培养终身运动习惯,如果有机会,也希望你们能像4000姚基金青年志愿者一样,把体育的快乐带给更多的孩子们,与我们一起努力,以体育人。”

2022年“篮球季”项目春季支教活动有来自云南、湖北、湖南、甘肃、陕西5个赛区、7所高校共373名志愿者带着使命和希望,奔赴五湖四海,深入高原深山,他们正带着满腔热情,用自己的专业,为乡村孩子们带来全新的运动体验。

每天天不亮,赵国琛就会被他的队员们叫醒。他来到湖北省咸宁市通城县四庄中心完全小学支教已经近20天了,自从开始带孩子们篮球训练,每天早上的拍门声总会比手机里的闹钟早半个多小时响起。

“老赵,快醒醒,该起床了,去训练啊!”“快起来,别磨蹭了!”在孩子们不绝于耳的催促声中,尽管离训练还有将近一小时,赵国琛还是迅速起床、洗漱,和孩子们一起吃过早饭后,来到操场开始一天的训练。

赵国琛是武汉体育学院运动训练专业的大三学生,当他在校园里看到招募“篮球季”公益项目的支教志愿者时,经常在假期兼职篮球教练的他毫不犹豫报了名。他的初衷很简单,从小就是篮球迷的他,五六年级那会儿就喜欢打篮球,后来因为篮球成就了学业,“希望这些孩子像自己一样,在无忧无虑的年纪享受篮球的快乐”。

来之前,赵国琛曾想象过可能遇到的困难,“我来之前就知道,乡村小学可能没法跟城镇相比,但真到了以后发现,不仅是硬件,很多问题都比我想象得难多了。”

根据学校安排,赵国琛一开始的工作是给五六年级上体育课。第一次上课,他来到操场——一块由两片篮球场组成的坑坑洼洼的水泥地——开始向学生发出口令,“按你们常规的四排站好”,谁知所有人都一动不动。不懂口令、不会排队、不懂“稍息、立正”,没办法,第一堂课只能在排队和教授简单口令中度过。

后来赵国琛慢慢了解到,学校缺乏体育老师,经常由语文、数学老师代课,体育课被文化课占用是常事。他发现,体育课的缺失影响了孩子们的身体素质,跑两圈、做30个蹲起,很多孩子第二天就腿酸得走不动路。

“我真的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。而且我能看出来,孩子们喜欢篮球、喜欢上体育课。”赵国琛深知两个月的支教时间有限,他决心尽自己最大努力丰富孩子们的体育活动,培养他们对体育的兴趣。上课时,他充分运用体育器材,精心设计各类游戏,让孩子们在快乐中锻炼身体;看到孩子们喜欢篮球,他就自掏腰包买战术板;看到学校篮球场不标准,他自购工具,顶着炎炎烈日一个人手绘篮球场……这些努力很快有了收获,“六一”儿童节的一次班会上,老师问班里孩子们想要哪些礼物,所有孩子都选择了“上赵老师的体育课”。

体育课逐渐步入正轨,赵国琛开始选拔合适的孩子组建篮球队,可组队打比赛又成了新问题。经过平时观察和层层选拔,赵国琛按照项目要求挑选了10个孩子(包含2名女生)组成混编篮球队,准备参加县级联赛。他把训练时间定为每天早上六点半到七点半,不耽误白天的课程。

组队之初,他就反复确认队员的训练、比赛是否得到家长同意,可有些家长的态度还是摸不清。队员高晓清(化名)是留守儿童,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,她对赵国琛说如果能打到省赛,父母就会来看她,但爷爷奶奶觉得还是小升初备考重要,甚至向教育局举报晚上私自组织孩子训练,让他和校长哭笑不得。

“其实这些孩子都是下课后,自发在操场上练习篮球的,我看到他们练得起劲儿很受感染,过去指点了一下。但作为老师,我还是应该首先检讨自己,劝孩子们放学早点回家。”面对不理解,赵国琛还是选择支持晓清,“体育课和文化课不应该非此即彼,打篮球不是考学的拦路虎”。后来,在学校安排的家访中,赵国琛向晓清的爷爷奶奶耐心解释、沟通,一番努力下,晓清终于可以如愿以偿去打比赛了。

7月9日,为期三天的“2022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季湖北赛区咸宁市通城站联赛”落下帷幕,四庄中心完全小学代表队最终夺得第7名。赛后,赵国琛看出了孩子们的失落,他告诉孩子们,“比赛中的拼搏精神和团结一致才是最重要的,只要全力以赴,拿出真水平,就是最棒的。”从做不好基本动作,到能互助协作、打配合,这群孩子们已经实现了“飞跃”。

除了孩子们,另一个“飞跃”更让赵国琛感到欣慰。“这次比赛,看得出学校更加支持我们了。校长每天都有一堆工作,但还是会特意赶过来给孩子们加油鼓劲,我觉得他应该是被这帮孩子的拼劲所鼓舞了。”

通城站联赛的结束,意味着赵国琛的支教生活接近尾声。当被问及面对这么辛苦的历程是否后悔来支教时,赵国琛坦陈:“我想应该没有人会后悔去支教,孩子们给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。这两个月,他们给予我的反而更珍贵。我把每个学生都当作自己的孩子,全身心对他们好,这样的经历让我很开心。”

他们能在课业之外多一点放飞自我的开心与快乐,多一些机会提高身体素质、追逐梦想,“这就是对我最大的肯定,希望体育精神能够始终伴随他们,助力他们快乐成长。”赵国琛希望,自己对篮球的热情能够留在孩子们中间。

今年,陕西省“篮球季”春季支教志愿者队伍中,有个熟悉的面孔——吴昭阳。身为西安体育学院社会体育指导与管理专业的大三学生,他已经是第二次参与支教活动了。之所以连续两年参加支教,一方面是为了更多实践、提升自己,另一方面是为了兑现他给孩子们“明年还会再来”的承诺。

陕西省延安市甘泉县道镇九年制学校,是吴昭阳两次支教的地方。经过去年两个多月的相处,他早已和孩子们成为朋友。刚结束从省会西安到县城三小时的车程,他又颠簸在了去往镇上的车,沿路的风景对他而言已经没什么吸引力,他的心已经飞到了学校,他急切地想知道,经过一年,学校设施条件有没有改善,那些和他朝夕相处,一同吃饭、训练、上体育课的孩子们,有没有成长。

“去年,学校的整体环境确实没法和县城比,全校一共十几个篮球,还都是那种破篮球,只有一副旧旧的大篮架,根本不够用。”去年刚到学校时的场景,又复现在吴昭阳眼前。“刚开始训练太难了,只能和学校体育老师一起带孩子们训练体能,直到姚基金捐赠的篮架到了,训练才一步步走向正轨。”

如今,走在通往学校的崭新水泥路上,他不禁感叹目之所及的焕然一新。“这已经不再是我印象中的乡村学校,全新的塑胶操场、崭新的篮球,虽然比不上县城,但校园环境还是得到了很大改善。”他说,“这可能就是公益的力量。”最让他惊喜的是,课间越来越多学生不再闷在教室里做题、写作业,而是纷纷来到篮球场恣意奔跑、挥洒汗水。

按照惯例,志愿者在支教项目所在学校开展体育教学工作的同时,也要组建一支10人(包含2名女生)的混编篮球队伍,参加县级联赛、省级联赛以及最终梦寐以求的全国赛。“每年都有二三十人报名想加入篮球队,他们是真的喜欢篮球,但我最终只能选10人”,谈及不得不筛掉一部分队员,吴昭阳面露难色,通过体育课,他和孩子们建立了感情,让他们渐渐喜欢上篮球,但在面对规则时,他却不得不做出让孩子们失望的选择,内心的煎熬可想而知。不过,他还是耐心地为落选同学做思想教育工作,让他们也懂得体育和比赛的线日,吴昭阳带队获得了县级赛第三名。那场比赛,他记忆犹新。面对整体实力明显强于自己的对手,球队在比赛后程出现了明显体能不足的问题,“乡村孩子和城里孩子相比,身体发育情况确实有差距,他们当时真的被打懵了”。

关键时刻,吴昭阳叫了暂停,他跟队员说:“不需要你们赢,只希望你们知道即使面对被‘吊打’也要去拼,重要的不是比分,而是永不放弃。”在他心中,明知对手的优势,依然全力以赴,这既是体育精神,也是一种品质,它决定了一个人在面对生活困境时能否毅然决然地向前冲,努力去突破自己,体育的魅力也许正在于此。

孩子们凭着自己的精气神,拼到了最后一刻,几个主力队员的表现,吴昭阳历历在目:贺学治在临上场前已经受伤了,但在大家力竭的情况下,他还是会说“我上”,一直拼到最后;李佳渤去年才三年级,小小的个子却有着大大的能量,即使面对比自己高的对方球员,他也敢毫不犹豫对抗。令吴昭阳印象最深刻的要数丁佳诚,他个子高,刚开始打篮球有些不太协调,在场上比赛时,他经常“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”。听学校老师介绍,自从去年吴昭阳走后,丁佳诚每天早上都在操场上自己练习。“他这么努力,让我很震惊,没想到自己能影响到一个孩子这么多。”

到了学校安顿好之后,吴昭阳立马招呼丁佳诚到篮球场上来一场1V1,“运球进步很多,整个人长高了,也精神了许多”。谈及今年的支教计划,吴昭阳说:“丁佳诚必须得在我队里,他的努力是有成果的。”

此行,吴昭阳深知任务艰巨。他了解到,学校大部分孩子是单亲家庭或留守儿童,他希望能通过体育运动潜移默化影响他们。“我想更多给乡村孩子不一样的陪伴,用体育的力量使一些孩子发生变化。虽然短暂的支教生活未必能彻底改变什么,但我们打开了一扇窗,让孩子们看到了外面的世界。”

谈及两次支教对自己的影响,吴昭阳说,那就是更加坚定了想要成为一名体育教师的目标,同时他也发现了自己在教学方面的一些不足,还需要继续努力学习。

“支教的意义不在于付出,而是共同成长。”在出征仪式上,作为志愿者代表发言的吴昭阳这样鼓励自己的学弟学妹们。这是他个人践行“以体育人”的方式,也是他历经两次支教的深刻体会和感悟,更是他人生无悔的选择。

“如果我十一二岁时就能站在这么大的舞台上比赛,得到那么多球星、观众的关注,心中热爱篮球的种子肯定会生根发芽的。”回忆起两年前作为“篮球季”支教志愿者,带领小队员参加的那场姚基金慈善赛,平洋仍难掩兴奋和感动。

时光回溯到2013年,16岁的平洋是篮球场上的追风少年,从初中起,姚明就是他最喜欢的球星。他心怀篮球梦,刻苦训练,考入山东理工大学运动训练专业。面对大学四年,平洋早已做好了规划,大一大二做学生工作,大三大四收心考研,“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体育老师,必须继续深造。”他的理想院校,就是武汉体育学院。

2019年夏天,山东小伙平洋背着行囊来到武汉体育学院,跟随导师姜韩教授。除夯实专业课基础之外,在各级各类篮球比赛的执裁服务和中小学课外篮球培训中,也常常能看到他的身影。很快,他通过了篮球一级裁判员考核,累计在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等国家、省级各类篮球赛事中高质量执裁200余场。为达成国际篮联一级教练员的“小目标”,他苦学英语,成功考取国际篮联一级教练员证书,成为国内唯一一位学生身份的讲师。

2020年9月的一天,正在外地执裁的平洋接到导师的电话,“篮球季”在学校招募支教志愿者,他得知后赶忙收拾行李,和师兄李泽一起,来到湖北省丹江口市三官殿镇九年一贯制学校。

丹江口长期是贫困县,虽然近几年学校建了塑胶操场,更新了一些设备,但始终缺乏师资,存在由文化课老师兼任体育课、学校体育氛围不足、缺少比赛机会等一系列问题。既来之则安之,学校没有空余床铺,平洋在展览室的空架子上搭了两块木板作为床铺,开始思考教学计划。

每天的课后活动,对篮球感兴趣的学生都可以来参与,平洋很快从三四十人中选出了10个孩子,组成丹江口球队,参与姚基金慈善赛。每天早晨6点到8点,晚上6点到8点半,是队员们训练的时间。孩子们篮球基础差,平洋就耐心从运球、传接球、投篮等基本功教起,还要加强战术跑位和团体配合型训练、实战训练等等。

持续高强度的训练对于这群小球员来说并不轻松。“摔倒磕伤都是常事,每人身上都会有几处擦伤或淤青,可他们从来不喊疼,看到他们动作做的不标准,一问才知道是受伤了。”但令平洋欣喜的是,孩子们渐渐从“不敢练”到主动要求延长训练时间,增加训练强度,能看得出他们对篮球与日俱增的热爱,与想要赢得比赛的渴望。

经历了一个多月的训练,平洋带着孩子们第一次走出大山,坐上高铁,来到曾经被改建为方舱医院的武汉市沌口体育中心,登上CCTV5直播的舞台,与CBA明星球员、抗疫医护人员代表、青年艺人等并肩作战,同场竞技,共同助力“武汉当代2020姚基金慈善赛”。

姚基金慈善赛的最大不同在于它所拥有的“梦幻第三节”,该节比赛由“篮球季”小球员对阵。自2013年首届姚基金慈善赛举办以来,“梦幻第三节”已成为赛事的传统和看点。让孩子们从乡村走到城市,走向更职业化的赛场,参与到这一国际级的篮球盛宴中来,与顶尖球员同场竞技,这正是“梦幻第三节”的初衷。

正赛前一天,丹江口球队与武汉市选拔的小球员有一场热身赛。双方队员虽是同龄,但站到一起时,起码有10厘米的身高差。“对方人高马大,技术也好,还未开赛,孩子们在心理和气势上就先输一截,全程被对方压着打。”作为孩子们的主心骨,平洋再心急也不能责备他们,回到酒店,他耐心分析双方的优劣势。“对手体型高大,但跑得慢,咱们基础弱,但是速度快、投篮准,只要不怯场,全身心投入,我们肯定能行!”

经过平洋的鼓励,孩子们慢慢振作起来。尤其是当他们在餐厅看到那些平时出现在电视里的球星时,之前的沮丧一扫而空,兴奋地去求签名、合影。如此近距离靠近自己的偶像,对他们而言,没有比这个更好的鼓励。

正赛开始了,前两节,由明星球员、医护代表队对战,比分一度胶着。第三节,终于轮到小球员们上场了,在全场7500名观众的注视下,孩子们完全放开自己,在赛场上挥洒自如。因为只有一节比赛的机会,所以平洋轮流替换球员上场,希望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在聚光灯下展示自己。一有精彩进球,全场都为孩子们欢呼喝彩。第三节结束后,丹江口球队得分更多,将比分差距拉开,孙悦、周鹏等明星球员还笑道,“孩子们一下子把咱们的压力给减轻不少”。

比赛结束,平洋也松了一口气,他感叹:“这次比赛机会和经历对我们10个小球员来说非常难得,会让他们终身受益。”此时此刻,比分已不再重要,场上场下每个人都在享受着运动的快乐。看到孩子们脸上露出来的笑容,看到他们因为运动所带来的成长,平洋明白,这就是姚基金“以体育人”理念所要达到的真正目标。

随着比赛结束,平洋的这段“篮球季”支教志愿者经历画上了句号,但从此也开启了他用篮球为乡村孩子筑梦的新篇章。2021年,他又参与国家体育总局“体教融合走基层”体育支教活动,作为队长带领支教团在四所中小学进行体育教学,帮助四所中小学的3142名青少年改善“小眼镜、小胖墩、脊柱侧弯”等不良的身体状况。同年,平洋所在的团队总结近三年的志愿服务成绩,打造了“篮球圆梦计划——助力乡村体育”志愿服务项目,荣获第五届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大赛银奖。今年五四青年节前夕,平洋荣获“全国优秀共青团员”称号。

“体教融合不仅成就了乡村孩子的体育梦,也成就了像我这样热爱并立志成为体育教师的大学生,我坚定了要把自己一生献给体育教育事业的决心。”从支教志愿者到“体教融合走基层”支教老师,平洋由篮球“追梦人”变身为山区孩子的“圆梦人”。在他心中,用体育照亮孩子们心中梦想,用责任书写自己闪闪发光的人生,是体育人最棒的模样。

原标题:《是他们,带着以体育人的梦想奔赴五湖四海,圆乡村孩子“篮球梦”》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